一场“难得糊涂”的官司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6-18 20:59:18
来源:

  当下我们法制社会打官司须依法办案,讲究公正、公平,不能再上演像“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闹剧来,可没想到本人所经历的一场官司,却竟让我有了“难得糊涂”之疑惑,之叹感。
  
  本人叫董玉福,男,66岁,台安县台安镇樊家村3组村民。2015年10月14日,我村4组村民樊术生用我家四轮侧翻斗车给村上拉土修路,不慎翻车受伤,结果使我贪上了官司,经过16个月的折腾,县法院一审判我付费5.8万元,市中法二审最终调节让我给他拿出了3万元。
  
  此官司,有以下几个“糊涂”的地方:
  
  第一点:樊术生在台安县恩良医院治疗共花医疗费34142.46元,其中门诊费1624.46元,住院结算费用共计32518.00元。他在2015年11月20日出院后,即于12月10日到台安县卫计局新农合报销了医药费14640.00元。应该知道,对于像这样有纠纷的医疗费用,“新农合”为什么能在未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就把本是属于国家惠农的钱轻易报销于他个人,樊术生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他在卫计局、新农合里找到了什么关系,又动了什么手脚?
  
  第二点:樊术生为了诈取更多的赔偿款,让他儿子樊晓(中共党员)拿着恩良医院2015年11月20日出具的收据(辽宁省医疗住院收费单据)的复印件,再“盖”上台安县恩良医院的印章,然后到台安县法院起诉我。这里有3处疑点,一是到法院起诉应以2015年12月10日台安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补偿结算单作为起诉的原始凭证,怎么可以恩良医疗住院收费单据作为原始凭证呢?二是“复印件”可以作为原始凭证吗?“复印件”的票据上怎么还可以加盖公章呢?第三是我去找了台安县恩良医院领导,该领导说这公章不是医院盖的,既然公章不是医院的,那么这公章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樊家私自刻印的章盖上的,那么这合法吗?法院是执法的部门,相信不会不知道,但为什么还能成为判决的有效依据呢?
  
  第三点:在官司期间,樊术生提出需伤残鉴定,去沈阳市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时我就在场,该机构当时说,因材料不足不能鉴定。后来,樊术生私自又到该鉴定机构再次鉴定时该机构却出具了“伤残九级”的鉴定证明。我对此提出置疑,要求重新鉴定,而法院却不支持我提出的重新鉴定的诉求。为了澄清事实,我到台安县恩良医院查找资料,没找到影像资料,只查到2015年 10月14日和10月21日的该院的CT报告单,报告单均写“左侧局部肋骨可见骨质不连接”,而樊术生在2016年7月26日自行在该院复查的CT报告单上却写着“左侧3——12肋骨骨折”。我想说,台安县恩良医院为什么把原有的影像资料弄没了?为什么原始CT资料是那样写,而事隔近一年后樊术生私自复查又怎么出现和原始检查截然不一样的检测结果?我几次要求提出要和樊术生一起重新做鉴定检查,但法院为什么不支持呢,不让做呢?
  
  由此可想而知,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糊涂”官司,我们可以知道那个年代当值县官任上的郑板桥所写下“难得糊涂”的“名言”,但在
  
  今天这样的法制社会,我们还应该糊涂吗?这糊涂还应该“难得”吗?值此我叹感:难得糊涂当年说,葫芦僧案已随波。法制今天风清在,却憾臭鱼还腥锅?
  
  董玉福
  
  联系电话:13358667311
  
  15241219597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民声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民声网 版权所有 业务联系请发邮件至